首页 >> 高校 >> 高教视点
学术论文岂能一撤了之
2018年10月29日 09:19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青年报》调查发现,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梁莹,科研实力“超众”,以梁莹为第一或第二作者的中文文献已超过了120篇作为学者,学术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论文则是自己学术生命之所依。论文涉嫌抄袭,其严重性不言而喻。这等于说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媒体广场 关键词:论文撤稿

  《中国青年报》调查发现,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梁莹,科研实力“超众”,以梁莹为第一或第二作者的中文文献已超过了120篇,仅2003、2004、2005年,她就分别发表论文22、11、17篇。但在过去几年里,这些学术成果陆续被删除了,包括中国知网、万方、维普在内的主要学术期刊数据库。记者调查核实发现,在已撤稿件中,至少有15篇存在抄袭或一稿多投等学术不端问题。目前,南京大学方面已经作出回应,立即按照规定和程序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核实,如问题属实,将依据教育部和学校相关文件规定,依规依纪进行严肃处理,决不姑息。

  与其撤稿,不如诚恳地改正错误

  作为学者,学术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论文则是自己学术生命之所依。论文涉嫌抄袭,其严重性不言而喻。这等于说,这个人过去的学术生命不过是建立在一堆谎言泡沫之上。论文可以撤,可这严重的学术污点,又怎么可能抹掉?梁莹想通过撤稿来继续隐瞒事实,这是极其荒唐可笑的。与其徒劳无功,不如坦承错误,为自己的过错埋单。

  但梁莹显然不这么想,甚至为了逃避责任,还编了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她表示,学术不端只在自己学术生涯最早期,即2005年以前出现。当时她刚读研究生,学术刚入门,不懂规范。她还表示,国内学术界是从2005年开始强调规范的,“如果你这样追究下去,中国学者人人都有问题了。”她更强调,自己从最开始什么都不懂到现在能在顶级英文刊物发表论文,“我这条路有多难你知道吗?”

  梁莹女士的学术不端情况有多严重,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但这番话,可谓是一种“高明的无耻”。首先表示自己当时不懂学术规范,再扯上所有中国学者一起“背锅”,最后诉诸“苦情”,痛陈自己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这么高明的话语术,让人忍不住想,当时她又何必抄袭呢?

  只不过,她这番话不仅混淆概念,而且是在颠倒黑白。学术规范是一个更大范畴的概念,包括了论文写作的各种规范,比如脚注、引文等问题,而抄袭是学术规范中最恶劣的行径。以前,国内学者的论文写作或许没那么严谨,但在抄袭上,这是一个小学生都能够辨明是非的问题,岂能含糊其辞?用这么低幼的伎俩掩盖学术抄袭的性质,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国内学者的智商。

  梁莹利用这些问题论文修完了硕士、博士学位,当作进入高校任教的敲门砖,更借此获得青年长江学者等荣誉,如今却试图“难言之隐、一删了之”,学校方面应及时介入,尽快查明事实,本着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的严肃态度加以处理。否则,国内的学术秩序难以真正建立,学术进步也就更加谈不上了。 (原载《钱江晚报》,作者魏英杰,有删节)

  学术粗浅和学术不端是两回事

  梁莹本人承认论文写作“有瑕疵”。在给期刊杂志的撤稿函中,“早期学术粗浅”是其主要理由。她后来解释说,这是因为刚进入学术之门时,难免不懂规范。梁莹继而发问:“你这样查,全中国所有的人,很多教授、博导都有问题。”许多年前,论文数据库查重不完善,的确有些人打“擦边球”,在写作和投稿上不尽规范。但梁莹不能以己度人。更重要的是,学术粗浅和学术不端是两回事,不能混淆。对每个研究者而言,早期学术成果是个人志趣的忠实记录,粗浅并不可怕,只要是原创的,合乎规范的,言之成理的,就有价值;相反,学术不端是剽窃、抄袭他人成果,或伪造、修改研究数据,性质是非常恶劣的,必须认真严肃对待。

  学术成果是一位学者成长路上的重要垫脚石。悄悄删去早期论文,在梁莹看来,或许是爱惜“学术羽毛”的表现。但讽刺的是,她似乎并不爱惜自己在教学上的声誉。公开报道显示,该校社会学院社工系2014级全体学生曾联名举报梁莹的教学态度极不端正;在社工系要求的一次学术任务中,2015级学生没有一个人选择她当导师。做老师做到这个份儿上,她难道不该引以为耻?在一次课堂中,她还公开回应:“我已经混到头了,没什么好怕的了。”仅仅因为她是青年才俊、成果突出,就可以这样嚣张吗?这其实指向了当前教师评价机制。

  学术诚信是学术创新的基石,屡禁不止的学术不端行为,不仅造成科研经费的巨大浪费,还败坏了学术空气,混淆了是非曲直,侵蚀了科技大厦的根基,严重阻碍了科技队伍的健康成长。对这样的行为,无论是谁,无论他有什么影响,该调查的时候就要毫不犹豫,该处理的时候就要坚决处理,绝不能任其“绑架”高校声誉。(原载《南方日报》,作者王庆峰,有删节)

  数据删得掉 学术脸面捡不回

  写论文也好,写文章也好,入行第一课,老师都会讲:要像珍惜生命一样珍惜自己的名字。要知道,即便有一天你人已经不在了,你的名字连着你曾经写过的文章还留在报纸上、杂志上、书上。正因为如此,我们尊重自己笔下的每一行文字,每一篇文章。

  然而,南京大学梁莹的故事让我们知道,原来文字也是可以凭空消失的,原来那些曾经带来荣誉、帽子、位子的抄袭行为是可以用一句“早年的错误”一笔勾销的。

  学者不尊重自己的论文,不曾对笔下的文字负责,不曾对文字的阅读者负责,论文只是他们上位的“数据”,所以这些数据不需要时,被大刀阔斧地删掉也就不足为奇。科研工作者不尊重科研,没人想要创新、没人想要探索,科研只是他们的“工具”,所以这工具可以根据现实的需要随时调整方向、更改结论。

  这“早年的错误”若是不了了之,伤了谁的心?抄袭、垃圾文章成了著名学府的敲门砖、知名教授的垫脚石,这让那些诚实做学问、扎实写论文的人情何以堪?试想,如果没有早年间的那么多“论文”,这位老师如何能进入南京大学任教,如何能获得那么多奖项,又如何能在顶级英文刊物发表论文?如果这条道路被广泛认可,以后是否会有大量年轻学者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科学家们谈论科学精神时一直强调要对“不好的”动刀子,让它们无处遁形,才是对“好的”最大的鼓励和尊重。如今看来,这条原则对整个学界同样适用——只有淘汰那些违背学术原则捞取功名的人,扎扎实实做学问的人才有出头之日。(原载《科技日报》,作者系《科技日报》评论员,有删节)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时晓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