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报刊投稿 微博平台

 首页 >> 高校 >> 原创
推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翻译研究
2022年07月06日 14: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 字号
2022年07月06日 14: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是二战后审判研究领域的核心文献。通过客观科学翻译《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中文版,可使更多人了解二战历史及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中的罪行。该项翻译工作意义重大,不仅对译者提出了严格要求,其翻译成果更是与民族精神息息相关。

  翻译的主体间性与视域融合

  潘叶英 刘绍龙

  翻译的主体性研究经历了作者中心论、文本中心论和译者中心论的范式转变,但传统翻译研究始终受制于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哲学上的主体间性转向为翻译的主体性研究提供了全新的理论视角,而目前有关翻译的主体间性研究主要集中于理论探讨和文学作品翻译。《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卷帙浩繁,记录了审判全过程,各种信件、日记、演讲、政治文件、书籍摘录等都作为证据被囊括其中,文本兼具法律话语、政治话语、军事话语、文学话语等特点,其翻译是一场跨时空、跨文化、跨学科的交流,最终的译本是不同翻译主体间不断对话沟通、在不同层面达到视域融合的成果。

  翻译的主体间性。翻译的主体间性是在伽达默尔的阐释学基础上提出的对不同翻译主体间互动的关注,阐释主体间的关系及其对译本的影响。译者是最具能动性的主体,能统筹各方、化解冲突,但译者的主体作用只有在与其他主体平等对话中才能凸显。作者是译者的第一个对话主体。理解原文是翻译的基础,理解原文也是与隐含于文本的作者对话。从这个角度来说,文本也是翻译主体。译者要深入了解文本的历史背景、语言风格等,并在对话中克服自身局限,在翻译中客观接近原文。读者是译者的另一个对话主体。通过对话,译者才能发现读者的期待视野,才能决定采取怎样的语言形式。因此,译者同时受到作者与读者的制约。此外,译者还需与校译者、编辑等主体对话。校译者与编辑能跳出译者的经验思维,从局外人的角度审视译作,发现不足。综上,只有在不同的翻译主体共同协商下,才能使原作在另一个时空和文化中更好地服务于读者。

  译者与文本的视域融合。“视域”在哲学上主要指人的想象、感知、直觉、判断等意识行为所具备的视线范围。在阐释学上,视域就是理解。陈大亮提出,理解从根本上说是一种译者与文本时空错位的远距离交往,译者跨越语言文化障碍,通过语言这座桥梁连接与文本的时空距离,从而达到对文本的理解。也就是说,为了理解文本,译者要主动进入文本视域,与作者的视域融合。

  东京审判已经过去70多年,译者首先要跨越时空了解这段历史背景、庭审制度、翻译机制、人物关系等。例如,当时正值冷战开始,美国有意扶植日本,美方律师对战犯明显袒护,甚至故意捣乱。又如,庭审中的口译员分为三级,他们各有背景,相互之间存在或明或暗的权力关系。对这些背景的探索,有助于译者融入当时语境,能更忠实地呈现原文。在内容上,为了呈现真实的历史,译者对大部分内容进行了直译,语序都未轻易改动。在语言文化上,译本也较客观地还原了原文。

  译者与读者的视域融合。在与文本对话的同时,译者又作为创作者,在一个新的时空里与读者交流,并与读者的视域融合。庭审记录汉译本的读者大多数为史学、法律、政治等专业的研究者。研究者对文本准确性需求极高,但原文本多为庭审速记,错误较多。据程兆奇、赵玉蕙统计,英译本中各种口笔误有数千例之多,人名问题最多。例如,东乡茂德(TOGO)多处误写为战犯东条英机(TOJO)。译者在翻译过程中,需要不断进行考证、甄别、纠错,特别是对让人眼花缭乱的人名、地名、机构名、事件名等历史名词的翻译。因此,译本在准确性上超越了原文。

  在语言表达上,译者也在与读者的交流中进行翻译创作。法庭上的各方大多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之间又有复杂的权力关系,虽然在庭审中并未见刀光剑影,但话语里也暗藏锋芒。例如,律师弗内斯在问询中多次被认为具有诱导性,法官说:“Are you pressing it,Major Furnness?”(译文:你是否过度了,弗内斯上校?)。“press”在此处为逼迫、催促。译文“你是否过度了”既满足读者期待,又体现法庭权力话语。在呈现形式上,原文本是简单按照庭审日期展开内容,考虑到读者快速定位的需求,译本在卷首列出了重要时间节点发生的事件及证据类型。无论从内容的准确性、语言表达还是展示形式上,庭审记录汉译本都在循环往复的协商中推陈出新,实现翻译的再创造。

  译者与其他主体的视域融合。译者与作者、读者的对话是隐性的,而与校译者、编辑等主体则是通过显性沟通达到视域融合。庭审记录翻译的其他主体包括校译者、编辑、东京审判研究中心的专家,等等。在翻译之前,富有经验和专业背景的专家为译校制定翻译准则,为反复出现的专有名词、法律术语、程式语等统一汉译。在翻译之后,拥有更强专业素养和语言能力的校译者对照原文逐字核对译文。据译者团队介绍,庭审记录翻译采取了“翻译、校译同等权重”的工作机制。对于专有名词,校译者不仅要逐一核实译文的准确性,对一些名词的不同表达也进行了标注。校译者不仅要与译者沟通,校译者之间也要切磋交流解决疑难问题。此外,他们还为每卷的重要名词进行详细的索引编纂。编辑出版者的参与对译作的最终呈现也至关重要,校译之后,他们需要再次逐字审核译文,并承担联络、调度、统筹等工作。

  基于阐释学,翻译不再是一种语言符号的转换,而是各个翻译主体间性的对话,也是视域融合。好的译文源自对原作的深刻理解,能够折射出原作精髓,同时,又能满足读者期待,让读者赏心悦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汉译本就是不同的翻译主体间平等交流、通力合作的成果,它与原文本血肉相连,又对原文进行了创造并超越,使原文本的生命在新的时空和文化中得以延续。

  (作者单位: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

 

  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的翻译要素剖析及译介意义

  吴学忠

  东京审判是人类有史以来历时最久、规模最大的国际审判,审判日本甲级战犯25名。东京审判庭审记录是历史裁决的力证,也是法律裁决的支撑。因此,研究东京审判,通过客观科学翻译东京审判内容,可使更多人了解二战历史及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中的罪行。

  从译者角度思考翻译,既要直面翻译文本,理解和消化原文本的内容,还需在充分考虑不同行业、文化读者偏好的同时,突出翻译的本土特色,为广大读者提供全方位、合理化、本地化的语言服务。

  翻译要素剖析。第一,逻辑思维能力。东京审判庭审记录具有极强的思维性和逻辑性,而且在记录庭审过程时大多按照记录者个人的思维方式开展。因此在翻译时,首先需通读和理解全文,尤其对那些具有创造性应用的词语、语句、句法要重新梳理,以实现庭审记录翻译的连贯性,这也是庭审记录翻译的基础与关键。如果译者对庭审记录掌握、拿捏得不精准,断章取义、望文生义,即使翻译的语言最优美,也只会降低文章的诚信度。

  第二,语言表达能力。庭审翻译除了注重逻辑思维以外,还应高度关注译者的专业写作能力,语言思维的逻辑编程能力及所对应的庞大英语词汇储存等相关的功能性语言表达能力。译者只有经过针对性的语言专业培训和系统性的实践锤炼,并在充分了解与庭审记录相关的语境后,才能达到事无巨细而能唾手可得专业翻译效果的能力。

  第三,加工润色能力。作为两种截然不同的语言,中英文的语用习惯、语法结构、修辞格律不尽相同,因此在寻求对某件事情表达的时候,各自的着墨重点、切入点会存在明显差异。这就要求译者深谙文字润色、加工的专业造诣,并具备丰富的想象力和审美情趣,如此方能深入了解裹挟在庭审记录背后的主观用意及基于自身感受的感情臆断,将庭审内容真实客观而又准确无误地反映出来。

  译介意义分析。第一,译介途径。译介途径是指文本翻译过程中异化和归化两种译法的灵活应用及上述应用为翻译研究打开全新视野的语用特色。透过东京审判庭审记录原文中的文化负载词归化法的灵活应用,综合文化补偿、重构等实现翻译效果优化的他方式的实践探索,实现译介在尊重源语及作者思想和情感状态的同时,以读者的本位视角和习惯的阅读方式将原文客观呈现出来,在实现翻译文本可读性的同时,拉近和读者间的距离。

  第二,跨文化意义。东京审判庭审记录是二战后关于日本审判最为核心的研究材料,审判的语言以国际通用语言英语和被告国语言日语进行记录,在完成庭审审判后,当前仅存这两种语言版本的记录文本。将英语版庭审记录翻译、梳理成中文材料,可以让国内的读者清楚了解东京审判的历程和脉络,有助于了解各个时期的日本战犯在东亚地区犯下的种种恶行,认知各项犯罪证据的提出、检辩双方的攻防、法庭裁决过程,揭开遗留的值得深层次思考的问题真相。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翻译也将进一步推进相关学术研究工作,为当代年轻人正确认知历史提供支持。

  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翻译的方向。第一,突出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翻译要素特点的透析。只有凭借译者对东京审判庭审事件本身的深入了解,结合自身对语言生产加工、润色的功夫造诣,并亲力亲为地综合运用各翻译要素,才能将原文的重要内容和核心信息规范、准确、详细地表达出来。翻译要素特点的应用既是基础的,又是最为关键的工作,它要求译者首先须深谙英语的内涵要点,熟练掌握相关学科的专业知识,吃透了解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的全文内容,并能以较高的文学造诣对原译本进行二度写作,驾轻就熟地使用本国语言将源语内容详细而精准地表现出来,并尽可能实现语用风格、情感色彩与原有资料保持一致。

  第二,研究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翻译过程中出现的主要问题,寻求可能的解决途径。对于译介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我们不能受制于语言层面的理解和文化因素的制约,要从充分协调不同文化间差异的过程中求得解决问题的方式;努力探究基于源语的基本内涵,诠释原文的正确内涵,并始终聚焦庭审记录翻译的目的语受众群体,从受众的价值取向、思想观念、审美情趣等角度着手,保证完成的翻译材料符合受众一贯的阅读和欣赏习惯,以期进一步改变受众的观念定式,在实现不同文化间融合的同时,深度体现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的学术和社会价值。

  第三,探析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翻译价值所系。随着人们对翻译的认识和研究的不断深入,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翻译的内涵价值将会不断得到体现和社会的认可。科学合理地探析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的翻译成果,既富有深刻的时代意义,还富含无限的精神价值。在尊重文化差异基础上生成的庭审记录翻译,既能以译介激发受众的阅读欲望,帮助受众深入了解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的翻译内容,更能从中汲取民族大义,感受中华民族伟大的抗日精神。

  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翻译的重要原则是将原文的内容客观、精准地呈现出来,这是庭审记录翻译的根本要旨与核心内驱。对于译者而言,必须对语境、译介等有准确的把握,在了解原文的基础上着墨翻译字词句,准确、生动、到位地表达出原文含义,真正实现有意义的传达。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翻译意义重大,翻译成果更是与民族精神息息相关,也对译者提出了严格要求。

  (作者单位: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

 

  东京审判庭审记录中的汉字专名回译问题研究

  张悦

  作为人类有史以来参与国家最多、规模最大、开庭时间最长、留下档案文献最为浩瀚、涉及领域庞杂的国际审判之一,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即东京审判)的相关研究对于国际刑事审判等跨学科领域的学术和实践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

  当前,国内外对于东京审判的研究视角主要围绕历史、法律、政治和文化几个方面。欧美学界关于东京审判的研究,此前由于地缘等限制因素而不够理想,近年来关于东京审判和纽伦堡审判的比较研究开始逐渐增多。中国学界关于东京审判的研究在20世纪90年代迎来发展,在东京审判与战争遗留问题、南京大屠杀、东京审判与国际法、中国与东京审判的关系等问题上取得了一定成果。

  长期以来,对东京审判顺利进行至关重要的语言和翻译问题的研究稍显不足。国外研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日本学者武田珂代子关于东京审判口译制度、权力层级及其可能导致的翻译质量问题的社会政治学分析,然而其研究对象主要针对英日两种庭审记录的官方语言。目前,国内对于东京审判语言及翻译问题相关的专项研究成果只有十余篇论文,相当一部分为基于翻译实践报告的硕士论文,内容凝练且篇幅适宜的东京审判论述性翻译研究十分稀缺。

  东京审判汉字专名回译之难。当前,东京审判庭审记录翻译和校对中的难点主要在于长难句翻译及修辞学处理,以及译中管理和译后编辑,专有名词及司法审判程式性用语的译文准确性和团队一致性。其中,又以各类与历史相关的专有名词翻译涉及问题较多。由于东京审判中的日本战争及其侵略罪行涉及的国家和地区非常广泛,其地缘差异背后的地理、历史和文化信息,导致法庭各类文书中人名、地名、机构和组织等专有名词翻译的困难性。其中,以对源语中的汉字专有名词进行术语回译尤为困难。

  回译是把已经译为某种语言的文本再次翻译回源语的过程,英语中被称为“Back Translation”。蓝沙石、雷颐、王正良等人提出了回译(也称为“反译”或“还原”)在进行一些不常见的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的准确翻译中的重要性。

  由于语言的系统性差异,东京审判秘书处语言部及国际检查局中央联络部下辖的翻译机构在对汉字形式出现的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进行英译时,主要利用英文字母对源语的发音进行转写。例如,“利通公司”“隆兴公司”等在华日籍船舶公司被译为“Hitsu Konsu”“Keiko Konsu”。除音译法外,还有部分专有名词英译中采用了解释性翻译的策略,例如将樉重治宣誓证词中的“大学校、经理学校、兵学校”英译为“Staff College,Paymasters’ College and Naval Academy”。上述两条翻译策略对于将此类专有名词的英译名准确回译为源语中对应的汉字帮助甚微,且在音译过程中,由于误记、歧义等原因导致的翻译错误时有发生。

  日语平行语料在汉字专名回译中的应用及问题。《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规定,为保证对被告的公正审判,庭审相关程序应以英语、被告所用语言(即日语)共同进行,因此庭审记录也存在英文和日文两种文本。由于日语在多数情况下使用汉字来书写所涉人名、地名等专有名词,因此在参考日文版庭审记录中的平行语料的基础上,依据“名从主人(源语)”“约定俗成(历史背景)”“统一性”三条专名回译原则对汉字专名进行翻译,不仅可以提升回译效率,还能够减少部分英译时出现的注音讹误进一步导致回译错误的可能。

  不过,此方法也并非万无一失的灵丹妙药。由于东京审判记录卷帙浩繁且经手人员众多,所以英语和日语庭审记录部分平行文本之间存在“英日异文”的问题。例如,1947年5月6日英文版庭审记录中关于日军南京暴行的交叉询问中出现的人名是“and FUKUDA,Takuyasu”,应翻译为“福田笃泰”,但此处的日文版平行语料中出现的却是“福田副领事、丰安副领事”。

  除平行语料“英日异文”导致的汉字专名翻译困难之外,还有部分人名在日文版中就是以假名或汉字加“音”字标注而非以单独汉字的方式出现。此类情况说明在东京审判时,法庭已无法依据资料判别所涉汉字的正确写法了,故而此类情况下的汉字专有名称准确回译十分困难。

  互联网语料在汉字专名检索查证中的运用。针对上述问题,在参考日文平行语料进行汉字专名回译的基础上,仍需要进行一定程度的信息检索与查证,以提升回译名称的准确度。信息检索与查证能力作为以PACTE为代表的若干翻译能力模型中公认的能力之一,也是史料翻译中重要的译者素养之一。虽然学者对于其概念外延和包含元素的划分略有差异,但几乎都包括了利用一定的外部资源或工具解决翻译问题的能力。由于网络语言资源在数量、性价比和可及性方面的巨大优势,将互联网语料作为翻译实践和研究时查证首选的情况日益普遍,且查证活动强度、复杂程度以及辅助网络工具的使用策略与最终翻译质量存在明显正相关。

  充分发挥平行语料和互联网语料的优越性,克服专有名词特别是汉字专名回译中的困难,对于推进中国东京审判语言与翻译相关研究中的术语翻译及其他跨学科领域理论研究和实践发展都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亦为教学中翻译能力尤其是复合型翻译查证能力的培养提供了参考的依据。随着网络时代文献资料获取成本的降低,以及中外学者与译者交流和对话机会的增加,东京审判语言与翻译问题国际化研究必将迎来新的发展。

  (作者单位: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

 

  论译者的三大素养

  余卫华 寿丁冬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庭审记录》(以下简称《庭审》)是二战后审判研究领域的核心文献。为了世界和平,二战结束后,远东最高盟国统帅部宣布成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审判日本25名甲级战犯。这是人类有史以来参与国最多、规模最大、开庭时间最长、档案文献最浩瀚、争议最多的审判,留下了非常宝贵的遗产,也为各学科提供了丰富的学术资源。《庭审》中文本是以2013年出版的80卷英文本为底本,将完整还原历史真相。笔者参与了第二和第三辑汉译。在翻译中发现,尽管国内外有浩瀚的《庭审》研究文献,但几乎未见相关问题的汉译研究。因此,笔者基于此套丛书的汉译,从译者视角提出必备的三大素养,指出应用翻译中译者需关注的几大知识要点。

  历史文献知识。历史文献的特点在于综合性、基础性和实践性。综合性即所涉及领域广泛,与历史学、文字学、哲学史等多种学科有密切联系;基础性决定其必须依据史料;而实践性即无论是整理还是研究历史文献,都需要长时间的动手实践和经验积累。因此,历史文献翻译时,要结合时代背景,准确解读文本信息,确保译文不失真,才能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文化色彩浓厚的特殊表达,坚守历史文献类文本科学、严肃、正式的用语特点。

  例1,Formosa。这个词原意为“美丽的岛”。在翻译时建议尊重原文,先音译为“福摩沙”,可在后面括号或注解中标注为“中国台湾”。这样既尊重了历史文献和原文,同时也便于现代读者了解和比较。

  例2,the Mukden Incident。笔者认为译成“九一八事变”优于译成“奉天事变”或“沈阳事变”,因为这种译法保证了事件的唯一性。当然也可以注解的形式补充信息。所以,译者须根据历史事实,挑选出能够最大化确保译文客观历史性和最大接受度的译文。

  国别区域知识。国别区域知识是了解相关国家或民族文化、历史等方面信息的重要途径。因为东京审判规定审判语为英语和被告语日语,而日本军国主义的战争罪行又主要发生在东亚,所以要把浩瀚的英文版《庭审》译为汉语,必然要求译者具备国别区域知识。

  首先,日本行政区划名称与中美等国家不一样。日本有都、道、府、县;日本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和美国的州。城市系统又有市、町(街)、丁目(段)、番地(号);农村系统有郡(地区)、町(镇)和村。所以,在翻译时要注意其中的差别,如“Tōkyō-to”“Chiba-ken”“Sinminato-Cho”“4-Chome”应分别译为“东京都”“千叶县”“新港町”和“四丁目”。

  其次,日本的地区行政机构名称也不同,因此翻译《庭审》时,译者须充分了解这些行政机构和各种称谓的国别区域知识,才能在翻译时心中有数,不出错误。譬如,日本的省相当于中美政府的部,所以陆军省也就相当于陆军部,翻译时切不可把Ministry译成“部”,而要按照日本行政称谓翻译为“省”。

  最后,从翻译日本军衔的称谓中,也可以看出掌握国别区域知识的重要性。日本的军衔级别分类与中美有很大不同,特别是英语、汉语里没有像“曹”和“佐”等级别的军衔称谓,翻译时尤其需要注意。

  法律专业知识。《庭审》属于法庭语言,对其翻译自然属于法律翻译范畴。法律语言作为独特社会语言变体,与日常用语和文学用语区别较大。在法律翻译中,更要特别注意其精准性、规范性、简明性三条基本原则。

  第一,精准性。法律语言要求精准、确切、严谨、无歧义。精准性是法律翻译的灵魂,也是最基本的要求。如英语中表示“监狱”的jail和prison两词,如果按照关押对象、拘留时间的具体情况来看,jail一般指临时羁押犯罪分子的场所,这些犯罪嫌疑人一般是刑期在一年以下的犯人,或是暂时未能保释的犯人,基本等同于中国的“看守所”;而prison关押的一般都是刑罚很重,即一年以上甚至无期徒刑的犯人,基本等同于中国的“监狱”。因此,在法律翻译中应精准区分。

  第二,规范性。法律翻译规范性的特点要求译者能够精确定位法律术语的特殊含义,准确使用行业术语,减少理解上的偏差。此外,法律翻译不能随意增减字词。譬如,译者应该使用“或者”,而非“或”;使用“应当”,而非“应”;更不能将“第三方”“第三者”和“第三人”混淆。《庭审》中,shall和pursuant to等法律词语,从规范性角度来看,法律英语中应分别译为“应当”和“依照”。

  第三,简明性。法律语言有程式化的特点,这决定了其结构的复杂性和用词的专业性。法律翻译的目的是交流,译者在保证语言的精准性和规范性的基础上,还需保证语言简单明了。譬如,“president,excuse,release,dock,proceedings,recess,direct,cross”等英语词汇有很多复杂含义,但在法庭英语中必须分别简明清晰地译为“庭长、离席、退席、被告席、诉讼、休庭、直接询问、交叉询问”等。又如,《庭审》中经常出现的词语“if it please the tribunal”及“if it please your honor”等,要非常简明地译为“庭长阁下”或“法官阁下”。

  上述三大素养互相渗透、不可分割、融为一体。译者首先须掌握丰富的社会、历史、文化等跨学科基础知识及专业知识。其次要了解对象国现行法律文件和我国现行主要法规等国别区域知识,否则会言之无物、证之无据。最后要有丰富的英汉法律语言翻译经验和英汉法律语言驾驭能力。从事法律翻译的人士都知道,法律文献翻译除了语言驾驭能力和法律专业知识外,还需要积累丰富的历史文献知识和国别区域知识。法律翻译如此,《庭审》翻译亦如此。

  (作者单位: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关锐)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