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学视点
以德服人 以文化人
2016年10月14日 15:11 来源:文艺报 作者:艾斐 字号

内容摘要:文化自信之所以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就因为文化的功能惟在于筑基铸魂、酌理布道、懿德养心、固本定向。

关键词:文化人;文艺;创作;德服;文化

作者简介:

  文化自信之所以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就因为文化的功能惟在于筑基铸魂、酌理布道、懿德养心、固本定向。所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但凡秉有深邃而丰厚的文化底蕴和强大而活跃的文化创造力,就必然会转换和升华为一种坚定的文化自信心。而一旦拥有了这种文化自信,也就具有了智慧的源泉、文明的基因和进行变革、实现发展的不竭动力。但这需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文化自身必须是丰富的、优秀的、先进的、向上的。正因为如此,也便要求文艺创作一定要做到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因为文艺是文化的主体内容和基本形式,是文化的典范体现与强力表诸。

  一

  在不同的时代与社会,面对不同的生活与人群,文艺的内容和形式可以多种多样,可以自由选择,可以任意创造,以至在高度风格化、个性化的创作道路上独辟蹊径、独秉灵韵、独烁异彩。但是,文艺的功能和目标却必须始终如一、 定当始终如一,那就是丰富审美、扩大认知、提升道德、建构文明,并以之引领和驱动时代变革、社会进步、历史发展、经济繁荣。

  这是文艺的永恒定位,这是文艺的崇高使命。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化是民族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力量。人类社会每一次跃进,人类文明每一次升华,无不伴随着文化的历史性进步。”故尔,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崇高目标,我们就“必须高度重视和充分发挥文艺和文艺工作者的重要作用。”而此中的一个基本命题和主要实现途径,便是“以德服人、以文化人”。因为文艺主要是通过审美和认知方式而作用于人的思想、情志、德操和精神,并使之在审美愉悦中以浸润和濡化的方式得到教益与感悟,由此决定了“以德服人、以文化人”从来就是文艺彰显价值和发挥作用的主要方式与基本途径,并由此决定了任何内容与形式的文艺作品,都首先必须有品位、上档次,在足以感人、怡人的同时,更能够启人心智、励人情志、懿人道德,切实实现文以德而熠世,人因文而纯尚,并由此而铸定文艺的性质与品位,彰显文艺的作用和价值。确乎,不论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任何内容与形式的文艺创作都必须忠实践行这一亘古不变的铁律。只有这样,文艺才能回归到文艺自身,也才能产生良性互动,发挥溢出效应。否则,便难免会徒有其名,功能尽失。因为它无法起到“以德服人,以文化人”的作用。而作为文艺,在丧失应有的引领人生、纯化人性、提升人格、建构文明之积极作用的同时,也就自然会产生相应的负作用。是啊,作为一种精神物化形态的客观存在,要它完全不产生作用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便是鲁迅与张资平的区别、创造社与“鸳蝴派”的区别;这同时也是《水浒传》与《荡寇志》、《红楼梦》与《金瓶梅》的区别。

  这种区别是本质的。正是在这种区别中,才造成了不同作品的臧否之别和不同作家的优劣之异。并使臧者彪炳时世,优者熠照青史。从而形成人们认知和审美世界中的道德楷模与人格风范,铸就名家名作的艺术画廊与精神谱系。基于此,泰勒认为:“文化是整个生活方式的总和。”而朱熹则指出:“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为什么呢?就因为文化的创造者们以自己的精神产品形象而艺术地揭示了人性与生活对道德和文明的冀望与希求。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才历史地天然地注定了从来的文化创造,就都必然和必须以增智、崇德、明理、布道为己任;一切内容和形式的文艺创作,都必然和必须具有思想内涵、道德教化和精神光彩。不如此,便不足以为文化,便难以认定为文艺。故此,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没有中华文化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一个民族的复兴需要强大的物质力量,也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没有先进文化的积极引领,没有人民精神世界的极大丰富,没有民族精神和力量的极大增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可能屹立世界民族之林。”而文艺作为文化创造的主要形式和主体内容,则在任何时候都“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我们之所以具有最坚实、最强大的文化自信,就因为我们拥有光辉灿烂且从未间断过的五千年文明。而文明则是由文化——文艺铸就并支撑着的。想想看,如果没有《诗经》《离骚》《史记》《红楼梦》《兰亭序》《清明上河图》《木卡姆》《格萨尔王》《田横五百士》《奚我后》《高山流水》,没有李白、杜甫、苏东坡、汤显祖、罗贯中、关汉卿、阎立本、吴道之、齐白石、冼星海、徐悲鸿、张大千、刘海粟,没有鲁、郭、茅,巴、老、曹和三“红”一“创”、《流民图》《父亲》《梁祝》《黄河大合唱》等文艺作品和文艺家的出现与存在,那构成五千年文明的文化长廊就自会由于文化—文艺的缺失而变得空空荡荡,不复存在,所谓五千年文明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了。这说明,时代的变革和发展、社会的文明与进步,从来就是因文化而产生,因文化而存续,因文化而提升。只有文化才是文明的酵体与社会发展的内在动力,而文艺则是其中的主体构成要素和主要支撑力量。

  这既凸显了文艺的作用,同时也强化了文艺的责任,即要求文艺必须具有时代感和先进性,必须能够起到浸润心灵、升华思想、振奋精神、充分发挥审美和教化作用,鼎力体现引领与驱动功能。为此,文艺作品自身就必须做到真、淳、美、善,并以自身的这一性质和特征而源源不断地为社会文明输光送氧,为心灵净化涤垢除尘。这就要求文艺必须具有真切感和先进性,必须能够感动人和教化人,一定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全国各族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

  这是文艺的本色,这是文艺的本质,这同时也是文艺的本来与本分。从文艺产生的那一刻起,它就赋有了这样的性质和使命,并以之作为生命价值的源头与锲而不舍的目标追求。不如此,文艺何为?不如此,文艺何用?显然,文艺创作从来就不是创作者“表现自我”的借镜和自娱自乐的工具,而是担负着纯化人心和构建文明、熠照前程与引领未来的崇高责任。对此,韩愈曾用“文以贯道”来表述。而他的门人李汉则进一步阐释道:“文者,贯道之器也。”从历史上看,虽然每个创作主体的说法不同,如有强调“补察时政,泄导人情”的,有强调“尽善尽美,以‘真’为‘本’”的。但只有马克思主义文艺学才将文艺的这种功能完整地概括为真、善、美的有机结合与高度统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